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與植物畫結緣60年,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級畫師——

曾孝濂 把花草画进书本里

2019-12-24 人民日报 杨文明
【字體:

語音播報

曾孝濂作品。資料照片

年輕時的曾孝濂(左二)在創作中。資料照片

曾孝濂近照。資料照片

  人物小傳

  曾孝濂:1939年生,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級畫師、工程師、植物科學畫家;長期從事科技圖書插圖工作,已發表插圖2000余幅;20歲進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參與《中國植物志》植物標本圖創作;美術作品曾在世界多國展出,出版《中國雲南百鳥圖》《花之韻》等畫冊。

  前不久,八十高齡的曾孝濂趕到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來看看自己那幅《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爲了這幅長2.5米、寬1.17米的植物科學畫,他耗時半年記錄37種原産中國的植物。“花了180天,值了!我的任務就是讓大家看到畫後能感歎一句,哦,原來這些都是土生土長的中國植物!”雖已退休多年,曾孝濂卻絲毫沒有閑下來,時常一出差就是半個月——不是爲了推廣科學畫,就是寫生創作。

  曆時30余年參與編纂《中國植物志》,已發表各類科學著作插圖2000余幅,設計《杜鵑花》《綠絨蒿》《中國鳥》等九套郵票,又畫了100幅花、100幅鳥……從1958年進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開始,曾孝濂再也沒有擱下過畫筆。這幾年,他還開始了自己又一項龐大的計劃——再畫100幅熱帶雨林大畫。“小時候的愛好竟然成了一輩子的事業,我很幸運。”曾孝濂感慨道,這段與植物畫的情緣,一續就是60年。

  “無一花無出處,無一葉無根據”

  作爲全世界最大型、種類最豐富的植物學巨著,《中國植物志》全書近5000萬字,記載了中國301科3408屬31142種植物,僅目錄索引就有1155頁。曾孝濂和全國300多位植物分類學家、164位插圖師,耗時45年才編纂完成。1959年,剛剛工作第二年的曾孝濂就有幸被抽調爲植物志繪圖員,爲植物志畫插圖。

  “《中國植物志》是國之典籍,能夠參與其中的插圖繪制是我莫大的榮幸。”講起當年的創作,曾孝濂依然流露出自豪。“能通過畫畫爲國家做一點實實在在的工作,這輩子值了。”

  1958年,高中畢業的曾孝濂進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職務是見習繪圖員。“主流派畫家批評誰畫得不好,會說你畫得跟標本似的;可對植物科學畫來說,畫標本卻是最基本的要求。”曾孝濂說,爲了完成《中國植物志》的插圖,不少美院的學生被抽調來;但植物科學畫的嚴謹,讓很多學生打了退堂鼓,反倒是像曾孝濂這樣的植物科學畫愛好者堅持了下來……

  “其實植物科學畫比工筆畫更難,一朵花是5個雄蕊還是6個雄蕊?這個不能畫錯。沒有植物學知識做支撐,容易出錯。”曾孝濂說,植物科學畫必須要做到“無一花無出處,無一葉無根據”。

  最初,植物志插畫一般是對照臘葉標本臨摹的黑白線描圖,但年輕的曾孝濂認爲,插圖不僅要畫對,也要到大自然裏寫生,否則沒有生命力。“所裏領導和專家知道這意味著交稿時間會延長,卻還是支持了我的建議。”曾孝濂說,當時在昆明植物園,爲了跟花的自然衰敗搶時間,他常常一整個上午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全神貫注搞創作。他每畫一張畫都先用鉛筆打草稿,再給植物學家看,確認後才用鋼筆著墨。這樣大概持續了好幾個月,曾孝濂畫彩畫的能力比早期參加工作時高了一大截。

  “每張畫都不完美,但到現場畫得會好一些”

  退休後,曾孝濂依然想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時間,繼續用畫筆描繪自然。按照他最初的想法,他要畫100幅花、100幅鳥,還要畫100幅獸類。前兩項已“交了作業”,第三項曾孝濂選擇了放棄。“自然界中很難找到100種獸類安靜地待在那裏讓我畫,動物園裏的獸類,總讓我覺得少了些生命力。”曾孝濂說。

  畫了60多年植物科學畫,曾孝濂有自己的堅守。“不能爲了好看,故意畫錯。每張畫都不完美,但到現場畫得會好一些。”曾孝濂說,沒到現場,就沒有生物在自然界中的第一印象,那種生命的狀態就無法感受到。“那種感覺會引導著我的整個繪畫過程。”曾孝濂說自己有“強迫症”,畫植物一定是先看照片,對植物有了表象認識後,再去原産地觀察植物的生長,拿到標本後進行全面解剖……

  並非所有的現場都那麽容易抵達。爲了畫好綠絨蒿,曾孝濂爬上海拔4700米的白馬雪山,在缺氧的狀態下完成了畫作。“沒有到過那個環境,就見不到真正的綠絨蒿。那種生命的神奇,不到現場是感受不出來的。”

  野外寫生和采集標本的艱辛超乎人們的想象,與螞蟻、螞蟥、馬蜂、馬路虱子的“親密接觸”更是常事。有次采集標本回來,曾孝濂就覺得身體不對勁,可由于太累倒頭就睡著了;第二天醒來才發現,身上很多地方與被單粘在一起了,一數足足有42個血塊。“那是我被螞蟥咬得最多的一次。”別人聽了往往驚訝,可曾孝濂卻帶著微笑,仿佛在講述自己的幸福往事。

  野外寫生最危險的是遇到蛇。有次野外科考遇到了呈攻擊狀態的眼鏡蛇,曾孝濂沒躲,反而拿出相機拍下了那一瞬間。“事後同伴說,離那裏最近的醫院足足有兩個小時,要是被咬了,後果不堪設想……”

  “我想用畫筆讴歌自然,讓更多人來關注自然”

  如今,植物科學畫可以用電腦合成,但曾孝濂依然認爲手繪不可替代。“用電腦做出來的畫,終究是呆板生硬了一些。”現在,曾孝濂越來越多地從單純地畫生物轉爲畫“生態”。“我想用畫筆讴歌自然,讓更多人來關注自然。”他說,“人類不是自然界的主宰,也不是旁觀者,而是其中的一部分。”

  曾孝濂說:“科學畫的最高境界就是:在那兒,它就能迸發出生命的力量。我不期盼人人都喜歡這些畫,但希望看畫的人能關愛這些大自然裏的生命。”他很喜歡陶行知的那首自勉詩:“人生天地間,各自有禀賦。爲一大事來,做一大事去。”心懷對大自然最純真最原始的關愛,畫植物畫、推廣植物畫,是曾孝濂這輩子唯一的“大事”。

  除了創作,曾孝濂也會時不時地當評委、做講座。“隨著《中國植物志》編纂完成,我們這個行當的人,退休的退休,轉行的轉行,我想讓更多的人認識和接觸科學畫這個畫種。”這幾年,不少參加比賽的畫作讓他耳目一新,年輕人的湧現讓他仿佛看到了植物畫的春天。“當下的年輕人有了更多審美訴求,能喚起更多人對大自然的認同感和親切感。”

  不過,曾孝濂有個信念:“不必要的社會活動,能少參加就少參加。”“畫畫的人,還是要靠畫說話。”曾孝濂喜歡孤獨,“孤獨時能從大自然中學到更多。”

  年逾八十,曾孝濂又開始了自己一項新的創作計劃:100幅以西雙版納熱帶雨林爲題材的景觀圖。粗略估算了一下,一幅景觀圖最快也要半個月,即便按最快速度,也要花費5年時間。他還在期待自己的第十套郵票。“一息尚存,折騰不止,但願能給我這麽多時間!”

科學畫的未來,值得期待(記者手記)

  采訪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級畫師曾孝濂,計劃被一拖再拖。早已退休的他,仍有很多工作安排。畫畫不易,但跟曾孝濂接觸下來,記者卻感受不到“難”。因爲他的愛好恰恰是他的工作——熱愛繪畫,也熱愛自然。

  曾孝濂最初從事植物科學畫,是因爲編寫《中國植物志》的需要。“莫道桑榆晚,爲霞尚滿天”。並不高調的曾孝濂,這兩年除了投身熱愛的科學畫創作,同時致力于科學畫的推廣。他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參與進來。這既是因爲科學畫之美,也是因爲曾孝濂期待更多人來了解自然、熱愛自然。值得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因爲科學畫的美而愛上科學畫,還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專注于創作科學畫。

  中國科學画的未来,值得期待。

  (原载于《人民日报》 2019-12-24 06版)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