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孫漢董:植物化學研究亟待突破“瓶頸期”

2019-12-20 中國科學报 高雅丽
【字體:

語音播報

  “当前,中国植物化学研究水平已从‘跟跑’成为‘并跑’,部分类群植物或类型天然产物已进入‘领跑’之列。同时,我国植物化学研究也遇到了很大挑战,学界希望发现新颖骨架、新结构的化合物及其生物功能,政府管理部门也期望科研人员能发现更多有潜在应用前景的先导化合物、研发出更多能防病治病的药物。”近日,中國科學院院士孙汉董对我国植物化学的研究现状作出了这一研判。

  那麽,在植物化學研究處于發展相對緩慢的階段之際,我國植物化學科研工作者該如何認識與應對這一“瓶頸期”?

  孫漢董說:“一定要有信心。要發現更多有開發應用前景的植物化學成分,必須與現代生物學、現代藥理學以及各種組學等學科手段密切結合,把‘科學故事’講清楚,並最終找到潛在的開發利用價值。”

  事實上,全世界共有約30萬種高等植物,曆經200多年的努力,世界天然産物化學家也不過對其中5000~6000種植物的次生代謝産物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探索。

  “正是由于研究平台、方法與手段的不斷創新,對每一種植物所含的次生代謝産物,我們都不能認爲已經認識清楚了。也不是說經幾類常規的藥理模型篩選後沒發現什麽生物活性,就否認了這些化合物的價值。所發現的新類型、新骨架、新結構化合物越多越好,因此,推動天然産物化學的發展仍是我國科技工作者的責任和擔當。”孫漢董指出。

  与此同时,孙汉董提到,目前中国虽有庞大的天然产物化学研究队伍,每年产出大量研究論文,新药研发之路却举步维艰,原因何在?

  孫漢董說:“若要將研究不斷向前推進,首先必須有足夠的樣品,才能進一步開展臨床前的藥理、藥代動力學等相關研究。但科研人員從幾公斤甚至幾十公斤植物樣品中,往往只能獲得毫克級、百毫克級或克級的樣品,無法滿足新藥研發所需。再加上發現一個藥物‘先導’的難度很大、當下相對滯後的晉職和考核標准,都會讓新藥研發之路較爲艱難。”

  爲此,他建議在政府有關部門的支持下,有必要對我國各地療效明確、有特色的道地藥材集中力量進行深度研究,較充分認識這些藥用植物的化學物質基礎及生物功能,爲進一步研發新藥、闡釋以其爲原料的中成藥的生物功能及臨床療效提供堅實的科學依據。

  孫漢董表示,每一種道地或有地方特色藥材的活性成分,大多並不只是某單一成分,而是幾個或幾類化合物通過“君臣佐使”發揮協同作用。

  “目前只能在安全有效的基礎上探討配方之間的相互關系,並盡可能認識一些化學成分,在藥理學上給出有關成分與其功效相符的科學數據而已。”孫漢董說。

  最後,孫漢董建議,科研人員要逐步形成自己的特色,沈下心來,不斷積累,根據自身的平台、資源和人才條件等決定相對長期的研究方向,沒有必要都擠在一座“獨木橋”上,應該選擇多通道去探索、發展,呈現出中國植物化學特色和中國天然産物多樣性,構築精彩紛呈的發展格局。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权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